我的老师唯美散文_老屋唯美散文

格言名句 编辑: http://www.mipianyi.com/

1、我的老师唯美散文

我从小住在偏僻的乡村里,没有机会进小学,所以只在家塾里读书,国文读得很多,历史地理也还将就得过去,吟诗作文都学会了,且还能写一两千字的文章。只是算术很落后,翻来覆去,只做到加减乘除,因为塾师自己的算学程度,也只到此为止。

十二岁到了北平,我居然考上了一个中学,因为考试的时候,校长只出一个“学而后知不足”的论说题目。这题目是我在家里做过的,当时下笔千言,一挥而就。校长先生大为惊奇赞赏,一下子便让我和中学一年级学生同班上课。上课两星期以后,别的功课我都能应付自如,作文还升了一班,只是算术把我难坏了。

中学的算术是从代数做起的,我的算学底子太坏,脚跟站不牢,昏头眩脑,踏着云雾似的上课,t女士便在这云雾之中,飘进了我的生命中来。她是我们的代数和历史教员,那时也不过二十多岁罢。“螓首蛾眉,齿如编贝”这八个字,就恰恰的可以形容她。她是北方人,皮肤很白嫩,身体很窈窕,又很容易红脸,难为情或是生气,就立刻连耳带颈都红了起来。我最怕是她红脸的时候。

同学中敬爱她的,当然不止我一人,因为她是我们的女教师中间最美丽、最和平、最善诱导的一位。她的态度,严肃而又和蔼,讲述时简单而又清晰。她善用譬喻,我们每每因着譬喻的有趣,而连带的牢记了原理。

第一个月考,我的历史得九十九分,而代数却只得了五十二分,不及格!当我下课自己躲在屋角流泪的时候,觉得有只温暖的手,抚着我的肩膀,抬头却见t女士挟着课本,站在我的身旁。我赶紧擦了眼泪,站了起来。

她温和地问我道:“你为什么哭?难道是我的分打错了?”我说:“不是的,我是气我自己的数学底子太差。你出的十道题目,我只明白一半。”她就款款温柔地坐下,仔细问我的过去。知道了我的家塾教育以后,她就恳切地对我说:“这不能怪你。你中间跳过了一大段!我看你还聪明,补习一定不难;以后你每天晚一点回家,我替你补习算术罢。”

这当然是她对我格外的爱护,因为算术不合格,很有留级的可能;而且她很忙,每天抽出一个钟头给我,是额处的恩惠。我当时连忙答允,又再三地道谢。回家去同母亲一说,母亲尤其感激,又仔细地询问t女士的一切,她觉得t女士是一位很好的老师。

从此我每天下课后,就到她的办公室,补习一个钟头的算术,把高小三年的课本,在半年以内赶完了。t女士逢人便称道我的神速聪明。但她不知道我每天回家后,用功直到半夜,因做习题的烦难,我曾流过许多焦急的眼泪,在眼泪模糊之中,灯影下往往涌现着t女士美丽慈和的脸,我就仿佛得了灵感似的。擦去眼泪,又赶紧往下做。那时我住在母亲的套间里,冬天的夜里,烧热了砖炕,点起一盏煤油灯,盘着两腿坐在炕桌边上,读书习算。到了夜深,母亲往往叫人送冰糖葫芦或是赛梨的萝卜,来给我宵夜。直到现在,每逢看见孩子做算术,我就会看见t女士的笑脸,脚下觉得热烘烘的,嘴里也充满了萝卜的清甜气味!

算术补习完毕,一切难题,迎刃而解,代数同几何,我全是不费工夫地做着;我成了同学们崇拜的中心,有什么难题,他们都来请教我。因着t女士的关系,我对于算学真是心神贯注,竟有几个困难的习题,是在夜里苦想,梦中做出来的。我补完数学以后,母亲觉得对于t女士应有一点表示,她自己跑到福隆公司,买了一件很贵重的衣料,叫我送去。t女士却把礼物退了回来,她对我母亲说:“我不是常替学生补习的,我不能要报酬。我因为觉得令郎别样功课都很好,只有数学差些,退一班未免太委屈他。他这样的赶,没有赶出毛病来,我已经是很高兴的了。”母亲不敢勉强她,只得作罢。有一天我在东安市场,碰见t女士也在那里买东西。

看见摊上挂着的挖空的红萝卜里面种着新麦秧,她不住地夸赞那东西的巧雅,颜色的鲜明,可是因为手里东西太多,不能再拿,割爱了。等她走后,我不曾还价,赶紧买了一只萝卜,挑在手里回家。第二天一早又挑着那只红萝卜,按着狂跳的心,到她办公室去叩门。她正预备上课,开门看见我和我的礼物,不觉嫣然地笑了,立刻接了过去,挂在灯上,一面说:“谢谢你,你真是细心。”我红着脸出来,三步两跳跑到教室里,嘴角不自觉地唱着歌,那一整天我颇觉得有些飘飘然之感。

因为补习算术,我和她面对坐的时候很多,我做着算题,她也低头改卷子。在我抬头凝思的时候,往往注意到她的如云的头发,雪白的脖子,很长的低垂的睫毛,和穿在她身上匀称大方的灰布衫,青裙子,心里渐渐生了说不出的敬慕和爱恋。在我偷看她的时候,有时她的眼光正和我的相接,出神地露着润白的牙齿向我一笑,我就要红起脸,低下头,心里乱半天,又喜欢,又难过,自己莫名其妙。

我从中学毕业的那一年,t女士也离开了那学校,到别地方做事去了,但我们仍常有见面的机会。每次看见我,她总有勉励安慰的话,也常有些事要我帮忙,如翻译些短篇文字之类,我总是谨慎从事,宁可将大学里功课挪后,不肯耽误她的事情。

她做着很好的事业,很大的事业,至死未结婚。六年以前,以牙疾死于上海,追悼哀殓她的,有几万人。我是在从波士顿到纽约的火车上,得到了这个消息,车窗外飞掠过去的一大片的枫林秋叶,尽消失了艳红的颜色。我忽然流下泪来,这是母亲死后第一次的流泪。

2、老屋唯美散文

记忆时常飘忽不定,经过几十年的岁月沉淀,残存在脑海里的东西,总是那么光鲜靓丽。

离开那个地方真的已经很久了,那里现在已经成为残垣断壁,仅有的房屋也塌陷了,瓦片散落一地,站在房子中间能看见湛蓝的天空和明晃晃的太阳。院子里杂草纵生,葱茏而茂盛,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如果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夜晚,我也乘着月黑风高,一个人靠墙躺在杂草丛中,是否会有一个美丽的女狐仙向我搭讪呢?这都是童年母亲讲给我的故事所产生的幻觉。

还有那孔硕大无比的窑洞,由于长年累月的烧火做饭,窑洞壁和顶部,已经被烟雾熏得黝黑发亮。进了窑洞门是土炕,紧挨土炕是烧火做饭的锅灶,这就是北方人所说的连锅灶炕。在那资源匮乏,缺衣少食的日子,饿肚子是司空见惯的,烧火做饭的柴禾也是奇缺货。锅灶和炕连在一起,在冰冷而漫长的冬天,烧火做饭时,炕也会跟着热起来,这也是资源有效利用的一种方式吧。

窑洞顶部,是厚厚的黄土塬,上边长满了密密麻麻刺槐树,有一个硕大的凹陷部位。据父亲说,这是一段悲哀历史的见证,也间接证明明朝的灭亡,清军的入关,老百姓是付出惨痛代价。

在几百年以前,白姓是当地的大姓,也是名门望族,民间说起那段往事。至今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下了白家坡,举人秀才比驴多。清军入关以后,政权更替,白家人奋起反抗。在白家坡地势险要的阴阴沟,跟长辫子清军大干了一场,清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调兵遣将,对白家军进行围攻,终归以敌我力量悬殊过大,白家军以失败而告终。剩下几百口人躲进我家窑洞上面的高窑,所谓高窑就是在窑洞上面再钻一口窑洞,人从下面爬上去,易守难攻,清军折腾了好几个月,终于从黄土崖上挖了一个大坑,一百来个青壮年汉子被五花大绑,押到了我家老屋门前的那棵大槐树下,顺个开杀,血流成河。最后剩下的白姓子孙,也作鸟兽散,跑到邻县一个地方,取名白家塬,在那里繁衍生息。

风起云涌,改朝换代,到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后,每年正月初一流落各处的白姓人还来白家祠堂祭祖,最后逐年来的人就少了。关于这个问题,有一部分人告诉我说,流落到外处的白姓人把先人的灵牌偷去了,以后就再也不来了。我和父亲探讨过这个问题,父亲不大赞同这个观点,主要跟当时的政策有很大关系,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拆庙宇,祭祖也算是封建迷信一类的,运动一个挨着一个,谁还顶这个风,冒这个险?

民间都是这么传说的,可我在县志上没有查到,现在知道这段历史的老人大都已经去世,他们过去和我提起过,也是从老人先辈那里听来的。

这些大概也是我留恋老屋记忆的缘故之一吧,那个地方我生活了三十多年,我喜欢思维在茫茫天地间飞跃,生命注重的就是这个过程,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才会让人有经久不衰的神秘感。

老屋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只能是在记忆中搜寻,因为老屋在我的生长过程中,她祥和而安静,未曾有过丝毫的血雨腥风。就是这样一个关中西部的古老的农家大院,却在我未曾有过的记忆中,发生过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从母亲嘴里零零碎碎知道的。母亲时常在那口昏暗的窑洞里,在夜幕降临之后,点上一盏煤油的,右手拿着手指粗的棉花捻子,右手转动着纺车,棉花捻子顷刻间变成细细的线线。在我的童年,我们兄妹三人和父亲一家的穿戴,全靠母亲的纺棉织布。母亲手脚忙着,嘴里也给我们讲述着各式各样离奇古怪的故事,什么狐狸精嫁女啊,陆判换头啊,十三妹传奇啊……在我的心里母亲是个百宝全书,无所不知。其实母亲只上过小学,认识的几个字也在长久的黄土地劳作中消失已尽。而我成年以后,才知道这些都是《聊斋志异》和《儿女英雄传》里的故事,这些故事其实都是外公讲给母亲的,这也是对生命延续的方式的一种诠释。故事终归是故事,它对我们的老屋没有直接的关系。母亲是信佛的,以后她对老屋所发生的事情,栩栩如生的诉说,给我的童年增加了莫可名状的神秘感。

母亲20岁嫁到我家,进了我们老屋。父亲是个名副其实的孤儿,三岁时候祖母得痨病去世,父亲对于祖母是没有多少印象的。解放前,我家有60多亩田地,新中国成立以后,祖父一直谨言慎行,怕给定上地主的成分,唯一的心愿就是把父亲养育成人。祖辈三代单传,父亲可谓是祖父的掌上明珠,就是六零年全国人民饿肚子的时候,祖父也会深更半夜起来,到益店集市偷偷摸摸的用银元给父亲买白面馒头回来,挂到窑洞壁上的竹篮子,让父亲吃,父亲说他没有饿过肚子。13岁了,成天还爬在祖父背上。简单的幸福往往只是悲惨的开始,厄运的降临就是刹那间的事情。

那是一个深秋季节,我们生产队是全公社第一个用上电的生产队,对于好多老百姓来说,期盼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只是工作组那些有文化人说的,谁也没有见过电灯电话是个什么样子,时常会拿农村一些东西来形容,比如,电灯就是吹不灭的煤油灯,和农村人用的气死风灯,罩子马灯一样,风吹不灭,至于电话,就更没有思维上的可形容性。祖父是一个思维很敏捷的人,工作组和队长开始提议的时候,祖父就顺着极力附和。

一直到过了白露,挖了玉米种上小麦。凌冽的寒风即将袭来的时候,木制的电线杆子栽倒了村里,拉上了电线。祖父和两个年轻人一起搞拉电的工程,按辈分一个我叫二柳爷,一个我叫天洋叔。在我童年的时候,母亲就时常给我说,你爷爷就是叫这两个人害死的。据说当时电线掉下来砸到祖父身上,祖父意外身亡。母亲还有一种说法,就是那两个长辈故意把电线弄下来的,我也认真思考过,有这种动机的存在,因为当时人对于用电没有充分的认识,也许就是年轻人恶作剧想开个玩笑而已,酿成大错。作为一般平民百姓,我们没有世代记仇的习惯,我之所以把这件事情拿出来陈述,主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是父亲悲惨境遇的开端。祖父一米八的身躯,吃了中午饭出门的时候,还搂着父亲亲了一下,晚上就被人用门板抬回来了,横死的还不能进正门,把窑洞侧面得到土墙挖倒抬了进来,那就是我们老屋以后的拐门(也叫偏门),父亲告诉我祖父死了以后,腰上的牛皮皮带也不知被谁抽走了,哪个年代农民总有他的局限性的。

祖父死的时候,父亲15岁。当时我郭西叔是生产队长,也是由生产队看着安埋了的,父亲当时也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的严峻性。

说句良心话,祖父在解放后别人一穷二白的时候,他给我家盖了7间土木结构的瓦房,这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农村也是中等偏上家境的行为,但是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全家却是住在窑洞里的。对于这个问题,我和父亲有过一次沟通。父亲抽了一锅旱烟,等窑洞里被烟雾笼罩之后,父亲才说,这些原本都是很迷信的东西,现在太平盛世,奇闻怪事也少了,说出来也倒是没有什么干系的。

祖父下葬以后,偌大的一个院子,就剩下父亲一个,夜晚一个人蜷缩在窑洞里不敢动。煤油灯彻夜亮着。父亲说,一到晚上12点,南边的三间半瓦房里就会发出奇怪的声响,有说话的,有烧火做饭的,有哭的,有唱秦腔的,森煞而恐怖。父亲实在是一个人不敢在院子里呆了,就找队长郭西叔,他陪父亲睡了一个晚上,也感觉不可思议。从那以后,晚上村子里年一年二的叔叔大哥,就每天晚上来睡到我家的窑洞里,晚上都给父亲做伴。有密祥哥,二柳爷,天洋叔叔,百祥哥……对于这一档子事情,二柳爷最后给我也提起过,说那些年,我们家院子确实是猫吵鬼叫唤。每天除了下地干活,父亲他们晚上还要和妖魔鬼怪做斗争,二柳爷说晚上他们都不敢睡觉,也不说话,竖起耳朵,扑闪着眼睛,任由黑暗而空旷的院子里发现各种奇形怪状的声音。隔些日子,两个姑婆换着来给父亲洗洗衣服,照看一下父亲。父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成人的,这样的事情也就一直持续到母亲进了我们家门,母亲也告诉我,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母亲来到老屋之后,恐惧是母亲无所适从。最后就和父亲商议,请一个先生把家里安顿一下。这在哪个年代都是偷偷摸摸搞的。村子里一个叫白生福的人认识离我们家很远的史家沟一位先生,他降妖捉怪,看墓勾穴,无所不能,是一个很有道行的人,但是来一次身价不菲,父亲当时哪有那么多钱?就答应先生,如果把我家看太平了,给他三间房的木椽。先生说了我们老屋的前世今生,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安顿好,这样一个院子,人妖杂居,是存不住人的。已经好几代单传,到父亲这一辈已经三代,事情马上就会有转机。先生对母亲说,你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你进这个门,从你这一辈开始,人丁就开始兴旺了,你以后会育有两男一女。但是院子要大太平下来,要到你的大儿子出世以后,以后这院子所有的东西都会回归本位,不再折腾。他说了这些之后,便在院子施法做事,用五色粮食打击院子所有的东西,并且嘴里念念有词,最后在院子埋下一把桃木剑。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便从祖父留下的树林子里,砍伐走了几十根秋木椽,对于这段尘封的往事,父母亲都体现出万般无奈的表情。

唯心主义的东西,有时候在唯物主义世界观里是畅通无阻的。母亲说,我的出生确实是改变了生存环境。一般人出生都是10月怀胎,而我却是八个月零十天就来到这个世界,弱小而面临生存的风险,每次哭的时候,一口气下去都是半天回不过来。母亲说老年人告诉她,七死八活九奈活,我的生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但母亲说她手里总是捏着一把汗的。好在,史家沟的先生把屋里安顿好了,很少有哪些奇怪的声音出现,有也是偶尔性,不和过去一样天天晚上让人无法安睡。

我出生的时候,母亲是住北房的,两间的一个卧室,一间半一个闲房子,楼上装一点点粮食。每天晚上12点,在这个房间里就能听见那边有人上楼梯,上楼之后,便是“沙沙”人撒粮食的声音,她和父亲也不作声。小小的我也丝毫没有被影响的迹象,随着我的一天天长大,也不知从那一天开始,院子回归平静。以后相继有弟弟妹妹出世。说起这些,父母亲承认史家沟的先生很有法术,是有些本事。但父母亲异口同声的反对我们年轻人讲迷信,抽签算卦。对于老人家的这种心态,我究其原因,可能当时环境造成的各种异常现象,在他们最后经过认真思考,可能还应该有其他的原因吧?也许是时过境迁,老人家思维方式改变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感觉到我们的院子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对于灵异的东西也没有一鳞半爪的体会和记忆。

3、唯美哲理散文五篇

篇一:时间的教育

在夜里好静,这时候我更能感受到时间从我身边走过,瞬间有种寂寞感,这世界人人都在变,有点陌生了,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好多东西。

就如同友情、亲情,它们可以在时间中变淡,也可以在时间的酝酿中变得更加的醇厚。

想想当初的朋友,现在各奔东西,再遇见时聊的话题不再那么投机,彼此见到也没有了熟悉感,只是相互打个招呼,有的甚至没有了招呼,只是匆匆的擦肩而过。

好失落,为什么人们要在一个宴席中离席,为什么总要匆匆,让我们无从回忆,回忆那些过去式。

时间啊!给我们点时间看看岁月老人送给我们的礼物吧,不管是笑、是哭,至少那是我们的曾经,但是你总是苛刻的,你总是严厉的,也总是匆匆的,还没等我们停下来打开那些尘封的记忆,你便又匆匆的走了。

我很惋惜我遗忘你的那些时间,所以现在我才更加珍惜你,也许是你的匆匆教育了我,教育我不要轻视身边的东西,不要等到她从你身边走后才会后悔。不要等它走了,自己还再来回忆,那时你便又会失去新的东西。失去的我们就当做美好的回忆吧,别要在为那些曾经浪费你现在所拥有的东西。

篇二:感悟时间的流逝

当我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候,我会感悟很多,大多的感悟是时间的流逝与过去,因为成熟的我学会了停下来回想一下过去的事,可能是怕有一天忘掉那珍贵的回忆。

对与“时间会让人成长”,我有着不同的见解,很多未成年人都想着有一天能长大成人,但我却正好相反,因为我想做个孩子,永远的孩子,因为我害怕时间的流逝,因为这会带来死亡,带来现实。我很担心有一天我会老去;死去,记忆与我消失。变得空虚。

每当看到那些刚刚离开校门踏上社会的未成人,在尽情的挥洒这美好的时光时,每天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而没有任何的想法时,我很生气,可能是我在嫉妒吧!明明拥有这么美好的时光,却没有意义一般的度过,我总感觉我的时间都不够用似的,有时感觉睡觉都在浪费时间。

回想过去我总会发现很多“失误”;能穿越过去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让那些“失误”改变。

过去的只有回忆,未来是交给我们创造的,也许我们会纠结于未来,但不要纠结于过去。所以我们要好好享有现在的时间,当然也不要忘了那些一直陪着我们一起走过春秋冬夏的美好回忆。

篇三:假如让我选择财富

假如让我选择财富,我绝不贪婪,不仅摒弃世俗观念,而且也不随波逐流。

(一)

假如让我选择财富,我会放弃富有,选择贫困。

选择富有,固然可以省去许多时间和苦难,但也就失去了拼搏的冲动、丰富的阅历和胜利的豪情。“自古纨绔少伟男”,拼搏可能贫困依旧,但我不愿贪求安逸,也不想成为纨绔少男。

(二)

假如让我选择财富,我会放弃漂亮的外表,选择平凡的容貌。

漂亮的外表固然可以带给我机遇,但也会给我带来麻烦。平凡的容貌时时促人奋斗,储备知识,增长才干,通过奋斗赢得他人的认同和尊重。

(三)

假如让我选择财富,我会放弃一帆风顺的胜利,选择挫折和失败。

挫折可以砥砺人的意志,失败可以使人大彻大悟。人人都希望自己一帆风顺,人人都希望成为“东方不败”,但那只是美好的愿望。现实中,人人都得经历风风雨雨,失败对于漫长的人生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休止符号。只要我们昂头面对失败,低头总结经验,胜利便不会只是祝愿。让失败和挫折充实我们的生活,让痛苦和磨难砥砺我们的人生,让经验和教训武装我们的头脑,把失败留给昨天,把教训留到永远。你会发现明天的生活明丽如诗,明天的阳光格外灿烂!

假如让我选择财富,我绝不会贪婪……

篇四:把握每一秒

一秒,并不长,转瞬即逝。

然而,在这之前,或许你们和我一样,并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

哲人曰“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于勤,一家之计在于和。”现在,我要说“学习有成在一秒!”你无需惊讶,也不必怀疑,一秒虽短,但,它也有价值!

失败者要想走向成功,只需要一秒,是他擦亮灵感的火花的那一秒;成功者要想堕入失败,也只要一秒,是他开始炫耀自己的那一秒;贫苦人想要走向富裕,只需要一秒,是他开始辛勤劳作的那一秒;富足者想要沦入贫困,也只需要一秒,是他开始挥霍的那一秒……当然,你要想学业有成,也只需要一秒,是你下定决心努力奋斗并坚持不懈的那一秒!

一秒,贝多芬道出了“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创作了《命运交响曲》,谱写了音乐史上不朽的篇章!

一秒,海伦·凯勒明白了“water”,爱上了世界,书写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一秒,孙膑学会了忍,终的得重用,助“田忌赛马”,“围魏救赵”。

一秒,你又可以做什么?

同学们,把握每一秒,为了理想,为了未来,努力!拼搏!奋斗!去实现自己的人身价值!让人生不留遗憾!

把握每一秒!从现在开始!

篇五:前进一步

你不会找到路,除非你敢于迷路。

驻足于十字路口,寻找前进的道路,迷茫与渴求问自己:那一条才是正确的道路,属于自己的道路?向左?向右?

往事越千年,同样的路口,同样的疑问被风吹去了一千年,伊人消逝,伊声还留,今人还在,今生还有,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今日只今人却也是历古之古人……

我在路口感受时光易逝时,时光又向我悄悄挥手,向着朱自清的《匆匆》赶去。古人选择了那条道路,我在地上寻找。枝叶婆娑,哪有前人的脚印?时光走过去会留下自己的印记,同时也会消失人类的足迹。我走向前!可是……马上我又抽回自己刚刚迈出的左脚,不行,机会只有一次,每一次尝试都有可能是刀山火海,我不想失败为什么要前进?为什么要……

这里有阳光,也有树木,也有花朵……

等一等,那里——我所面对的前方,那里的阳光更加灿烂,那里的树木更加粗壮,那里的花儿更比这里的美丽,这里只是入门,而我面对的却是天堂:我听到天使的歌声,多么美丽,多么嘹亮!

我向前去,怀着幸福的希望,哪怕前路艰辛,哪怕肝肠寸断,哪怕碎骨粉身,我前进,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4、初雪唯美散文

不知道第一片雪花是什么时候飘下来的,当看到这零星的雪花,隐隐有一种久违儿时的窃喜,只是缺了些冲动。

晚上回家的时候,雪大了一些,不时飘落在衣服上、粘在头发上。路灯下雪花有些发暗,但依然影响不了几个孩童的兴致,他们在雪花中呼喊追逐。法桐的枝叶间少了麻雀座谈,有些清静,概是遭遇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它们到别处去暖了吧!

回到家,抹去窗上的水珠,雪还在路灯的昏黄下起舞。夜渐渐深了,偶尔几辆迟归的夜车过后,就是沉寂,世界仿佛在这雪夜里睡了。

第二天,推门一看,嗬!好大的雪,“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道路、房屋、树木、山岚,周围的一切全裹在雪的银色盛装之下。树木尚未落去的绿色的、黄色的叶子映衬得雪分外洁白。一两个上学的孩子在雪地里嬉戏、玩耍,不时摇落树上的积雪,撒得人满头满面。

风似乎停了,雪越下越大,一会儿就盖住了人走过的痕迹,人在外面不长时间就会成一个雪人。雪就这样时急时缓地下着,太阳间或露出笑脸,一带远山都掩在一片玉色之中。也许在另一时空,古时的文人雅士正携二三知己、择山亭一处,烹茶煮酒、谈文论诗,把一些寒意撒在脚边。

气温尚高,未经两三天,这初雪就如一场清梦消逝得了无痕迹,背阴之处几点残存的积雪证明它的来临。

5、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