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随笔散文_关于父亲的回忆随笔散文

格言名句 编辑: http://www.mipianyi.com/

1、一个人的随笔散文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会有一股气从胸间往上走而舒发不出来。

是这个电话吗?是这个电话里说话的人,是他说的话吗,为什么要生气呢?

这个人,唉,少见的人。我是个很能容纳的人,可是我有点儿憎恶这个人,这个人的嘴脸。

很早以前他只是单位政治机关的干事,管保卫纪检,跑腿的,写得那两个字勉强还能看清楚。保卫和宣传一个办公室,有时候因为宣传口上有事,在基层单位的我需要到宣传办公室办事,认识了他。他有一个不大常见的姓,一个俗气的名。圆圆的脸儿上,见了人是一幅夸张的笑。看不出怎样,就知道他和道上的人们一样,都是混日子的。

但我还是小看了他。他调到军级机关纪检部门去了。他有老乡。老乡是大官。

以后看到他都是和他们处长在一起的。当然是在处长身后,处长坐下他就弯下圆滚的腰,脸上堆出不自然的笑,点烟送茶。这成了一个特证。后来我只要见到他在领导那里,都是这样的身段。我有时候纳闷,他的粗腰怎么会那么灵便呢。

据说他占了两套房子,一套是老单位的,一套是新单位的。老单位的房子里是他父亲在行医。从老家来小城,利用小城里没有医政管理的漏洞,做按摩,搞点穴那一套。传了一整神奇之后,自生自灭了。我没去过,别人说的时候我也不怎么相信。我知道,这种江湖事,只能由它了。纪委的人占两套房子,也许是很正常的。

他调回来了,到一个较为有名的基层单位任职。这时候我早到机关了,管着职工的事情。于是就和他有了交道。见到了他会有圆圆的笑,点个头,毕竟是老熟人,然后他迈着有些小碎的步子快快地往领导办公室去,还没有进门就弯了腰。他经常到办公楼来。我常常见。每次见了也不好提那笔账――那年他在政治机关的时候,与他一个办公室的干事转业留下一笔帐,交待由他来给结,他当面答应好好的,要过几次,总是往后推,之后就没有消息。几百元的帐,就那样悄无声息了好些年。算了吧,在他越来越肥的脑袋里,恐怕早就没有欠别人帐的概念了。

他回来,就有交道了。我们下基层去,他笑吟吟地说得挺好。说要代表职工的利益,说要支持机关的工作,还把他的手下弄来一大堆汇报。出门还送出老远。他是让我看着觉得心里没底的人,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能不能落实。做实事的人,弄那些虚头巴脑的玩艺儿干嘛?我从心底里反感。

年底前后有两个电话,都让我心里不痛快。

第一个是关于评功评奖的事情。他超名额报奖励,我过问,要求按名额上报。他在电话那边口气很大,说是党支部讨论的,就这样报。我听了也没有客气:谁讨论的也得按照规定的名额来。他到这个基层单位之后,评功评奖用党员投票来决定,生生把所有职工的权益让少部分人替代了,还得意地认为这样才是党的领导。党的领导,难道是抛弃了群众利益、剥夺了群众正当权利的吗?到后来,他还讲到说“你家爱人我们单位都照顾去疗养了。”啊,真有这样交换的?我家爱人疗养是单位职工推荐的呢!

另一个电话就是今天这个。关于集体职工的待遇问题。之前我给他们单位财务部门提醒,其他单位集体职工都有年终资金,你们也可以考虑发放。这不,他在电话里一下是说首长批了没有,有没有文件;又说往年没有发要不要补,不补职工上访怎么办。说了半天我也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是想发还是不想发。最后我实在耐不住了,就说你是单位领导,你看着办,想发就发,不想发就说清楚。他给我的话是说,我要找领导。先说出领导的名字,后来就说出领导的职务。“我要找某某主任。”“好吧,你想找谁都行。”我有些重地把电话放下了。正看着书,一口气就顶上胸口。

工作有些年月了,没有遇见过的人与事真不少。这一位是个什么人呢?他在领导面前谦恭地干工作,他在分东西、替职工花钱,他在群众面前口气粗大、在有用的人面前卑躬屈膝,他是一个后备苗子,一个领导见了很喜欢的人。我不敢想,如果他将来当了大些的领导,会成什么样。

他只不过是许多苗子中的一个。现在许多地方许多苗子都是这样。我常常在想,是什么原因让人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2、关于父亲的回忆随笔散文

明天就传说中的父亲节了,做为一个父亲,我感到非常荣兴地享受到这个节日。为此,我要给朋友们推出我的两篇关于父亲的文章,那是纪念我逝去的父亲的,也是赞美我父亲的,同时也是鞭策我自己的,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了。

我希望已经是父亲的你来看一看,也希望所有的男人都来看一看,因为只要是男人,就有可能成为父亲,当然母亲也要看一看,没有母亲,男人想当父亲也白搭。

愿天下父母健康长寿,享受人间真情,共享天伦之乐。

一、善意的歁骗

善意,欺骗,这两个毫不相干,意思完全相反的词怎能联系在一起呢?相信你听完我的故事以后,你就再也不会感到它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了。因为善意的欺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欺骗,是谁都愿意接受的欺骗。

31年前我考上了镇上的高中,因为学校离家较远,所以只好住校,这就意味着一天三顿饭都要在学校里吃。那时还没有双休日,每周有六天都在学校吃住,每顿饭向学校食堂交三分钱的柴火(燃料)钱,六天共交五角四分钱。这点钱在现在看来真是不算什么,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可是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在我所处的那个家庭,真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因为去年年底生产队决算分红,我们家扣除了口粮,提留等费用后,只分得了五分钱,父亲拿着这只硬币--全家人一年辛勤劳动的收获,心里涌起阵阵酸楚。

那是在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天,父亲赶集,准备卖掉家里那头不好好下崽的老母猪,凑钱给生产队集资盖仓库和给我姐准备嫁妆,剩下的钱才能用来供我上学。谁知那段时间猪市的行情很差,买主给的价钱太低,父亲舍不得卖,到了下午猪市都快散了还没有卖出去,这就意味着今天我从父亲身上拿不到一分钱,可下个礼拜的柴火钱怎么办呢?如果父亲知道我下个礼拜没有柴火钱,而他自己又身无分文,心里一定非常难过和着急,想想父亲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连饭都还没有吃,饿着肚子在又脏又臭的猪市呆了大半天,他这样忍饥挨饿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这些孩子吗。一会儿他还得赶着猪走十几里山路回家,父亲太辛苦了,我不能再让他为我担心了,于是我决定今天要骗他一次。

天都快黑了,我忍不住去离学校不远的猪市找到父亲,对他说,天快黑了,您快回家吧,今天又没有月亮,山路不好走。他说,这猪今天价太低,我舍不得卖,可是你们都等着用钱呢。我说,我这儿没事,我已在同学处借到钱了,等下次卖了猪,有了钱再还人家就行了。父亲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他是不相信我,因为他完全有理由不相信我。那时,谁家里不一个样穷,生活都一样窘迫,谁家的孩子又能有多余的钱借给我呢?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消了父亲的疑虑。

望着父亲拖着疲惫的脚步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泪如泉一涌,一个人象做贼似的跑回宿舍,伤心地痛哭,心里在说,父亲,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对您说谎,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去哪儿弄这五角四分钱。可是我知道一个人的难处我一个人担总比两个人(不,不是两个人,而是全家)担好得多,您放心的回去吧,相信我有办法克服困难。因为您儿子长大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我有能力做大人们能做的事了。后来是我的老师给了我一元钱,使我渡过了难关。

这件事直到父亲十九年前去世,我都一直瞒着他,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曾经欺骗过他,哪怕是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也不想让他感到没有能力供子女上学而自卑,哪怕只有一次。

九泉之下的父亲,您儿子做的对吗?

二、  父一爱一的滋味

人人都有父亲,但不一定人人都能享受到伟大的父一爱一。虽然它不象母一爱一那样慈祥、细腻和温情,但对拥有者来说,却是一样的珍贵和幸福。如果说母一爱一是蜂蜜加白糖的话,那父一爱一就象甘蔗拌啤酒一样,脆甜甘醇。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因为我体尝过一爱一的滋味。

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农民,从他出生到去世,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土地,土地就是他的命一根子。父亲是一个非常热一爱一生命、热一爱一家庭、疼一爱一儿女的父亲,一生当中几乎没有离开过家乡和儿女们,儿女更是他的命一根子。

父亲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父亲,他用自己并不坚实的臂膀撑起了我们这个八口之家。我是他的大儿子,可在姊妹当中我排行老三,生我的时候他已经36岁了,对一个农村的家庭来说,这个儿子来得似乎有点太晚了,我让他们盼得太久了,因而受到父母更多的疼一爱一。

我打小就喜欢舞一槍一弄棒,特别一爱一捣鼓机械,上街(赶集)的时候就一爱一看车,平时看见别人做什么,自己就想做什么,从小养成了一爱一动脑一爱一动手,善于观察和思考的好习惯。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得了一场重病,好象是扁桃体发炎,非常严重,脖子都肿了。父亲急坏了,背起我就往公社的医院跑,十几里山路,基本上没有歇脚。当时公社医院的条件也不是太好,就是肌肉注射青霉素,一连打了五天针,我的病情倒是有些好转,脖子上的肿是消了不少,可是屁一股却给打肿了,痛得我呲哇乱叫,路都走不动了,晚上睡觉都得爬着,就连上厕所都是父亲背我去的。

几天后,我的嗓子好多了,腿也能走路了,就是走不了远路。我早就听说公社的农机厂好玩得很,有好多我没有见过的机器,想去看看,一直没有机会,这回虽然是大病一场,也能算得上是因祸得福吧。医院离公社的农机厂有两公里多的路程,我缠着父亲非要去农机厂玩玩,可那时是大集体,靠工分吃饭,生产队抓得可紧了,一般情况下外出都不给准假的,加上我又要回学校上课,要是别人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的,因为耽误一天劳动,就损失十分工分。可我父亲太了解他的孩子了,他知道我从小就喜欢摆一弄机器,整天在家里不消停,做这做那,我家的门槛都让我给砍消了一大半了。出院的那天,父亲背着我去了公社的农机厂,我就伏一在父亲宽大墩厚的背上,听着他越来越不均匀的呼吸,背着我这个个头和他差不了多少的小胖墩走两公里多的路程,的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我毕竟十二岁了,虽然从来没有条件上秤称过体重,但是我估摸一着也得有七八十斤吧。半道上歇脚的时候,我看着父亲满头的汗水,心里既后悔又高兴,后悔的是不该给父亲提出这个近似无理的要求,既耽误农活,又让父亲吃这么大的苦,受这么大的累。高兴的是我已经听到农机厂的机器的轰鸣声和看到烟囱里冒出来的黑烟了。

我一边用感激的眼光望着父亲那饱经风霜已经爬满绉纹的脸,一边给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在说,父亲您辛苦了,您对儿子的深深的一爱一,在这一刻我已经感到了,谢谢您,我亲一爱一的父亲,等您老了,我一定会背着您老去您想去的地方。

可这个诺言我一生都没有实现,那是因为后来我参军了,一离开家就是二十二年,他老人家去世时我也不在他身边。听母亲说,父亲临终前一直呼唤着我的名字,一直在惦念着他这个宝贝,想看看一身戎装的儿子,可我却在遥远的边疆为祖国站岗放哨。相信父亲能用他那博大的父一爱一包容儿子的不孝,因为我们军人都是祖国的儿女,我们无愧于自己的祖国,更无愧于自己的父母。

敬一爱一的父亲,您安息吧!您的一爱一永远滋润着儿女的心田,我们将品尝着父一爱一的滋味一天天长大、变老。

3、孟夏随笔散文

古时候,立夏也被称为“孟夏”,指的是夏天的第一个月,“孟”即是“长”的意思。这是读书时候偶然所得,总觉古人所说总是如此诗情画意。不知从何时起,似乎迷上了每天的读书时光,甚至有点“废寝忘食”。前段时间买了很多书,家里堆得到处都是,转眼就到了夏天,索性好好收拾了一下,然后把小书桌搬到了阳台上,每天晨起日落,吹着清风,看柳絮漫无目的的飘飞,看白云成朵的挂在天上,发呆或是做大量的习题,也会随手写点随性的散文,或是用彩铅涂涂画画,简单记录一些最近的生活。文字和照片会有种穿越时空的魔力,让很久之前的事可以如昨日般重新闪现。

我的生日每年都在临近夏天的时候,刚刚和26岁的自己告别,又是崭新的一岁。心境真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地变化,参加工作的这几年,从刚出学校的懵懂无知经历了一些很看不惯的社会现状,到现在看什么都是见怪不怪,也适应了这个社会应有的一些规则和人际交往,心性平和从容了很多。可以将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有了坚定的生活目标和期望,不迷茫,不再觉得时光过得很慢而无所适从。

去年一年,开通了自己的个人写作微信平台,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些生活琐碎,或是快乐和忧伤,毕竟我这个年纪啊,对于生活的感受太有限,阅历浅,见识少,我能想到的,看到的,也只是我现在所有的体会,但愿朋友们可以温柔接受,不要太刻薄就好。也感谢那些一直都关注我,不离不弃的朋友们,一路走来成为了最亲密的伙伴。

过去的一年,尝试了微商,之前从未涉及的领域,有些抵触,属于生活的盲区。却无意间因为痛经的缘故,我老师送了我一盒红糖,结果喝好了,就觉得很神奇。出于好奇心的驱使,咨询了老师,才发现那个曾经高冷害羞的女神老师,竟然做了微商。想着自己本来也要调理身体,进货价也稍微便宜点,就边喝边卖咯。自从做了微商,感觉生活又像是重新打开了一扇窗,因为团队内部一些不定期的培训讲课,认识了很多朋友,天南海北的,全职妈妈、兼职代理、生意人、国学人,增长了一些见识。有些姐姐的确很优秀,做了一年多,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尽管我的水平只是给自己赚到一个零花钱的水平,不过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每当朋友们身体不舒服需要调理时,我都会耐心的一一解答,业余时间买了《难经》、《伤寒杂病论》、《女医杂言》(谈允贤著)、《养生花草茶知识》等一些书籍,有时间就会抄写笔记,看一些日常养生方式,好让自己更专业。因为不仅仅是赚到一份钱,还是一份责任,不能把产品卖出去就觉得万事大吉,还要后续询问,到底对人家有没有作用,做生意,其实就是卖人品。做人厚道,童叟不欺,人品好,人家就是不远千里也喜欢买你的东西。

想想26岁的一年,似乎做了很多事,为了承包食堂,一个月熬夜写标书,上网查询资料,做家教,这中间给自己积累了很多的人生阅历。最重要的是,认识了太多的朋友,这是最大的收获。

有同学说,看到我平时写很多事,很少写关于感情方面的。其实我觉得世上的爱情,真是有千百种滋味,不同人,就会有不同的感悟,单说我的理解,我觉得太片面,不敢造次。我认为一个人独处可以看清自己,感受到安静的欢喜,两人一起,就像是好伙伴一般,热闹的欢喜,我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人作为最好的朋友,一起吃喝,一起玩乐,互相分享喜悦或者愤怒。不要认为男的就必须给女的面包和爱情,现在的女性应是文武双全,家两人一起养,当经济责任两人都可以分担的时候,你会发现日子会快乐不少,生活的重担偏向任何一方,都是祸患的根源。爱情,还是需要自食其力的物质基础来担当,就会自在不少。女孩子要学会经济独立,思想独立,这样子才会有人爱你虔诚的灵魂,灵魂相爱,更能长久。毕竟大家常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工作之后,和朋友们分别各地,尤其有了家庭之后,联系更少,我时常会梦见我们一起的学生时代,我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想念的时候会打电话给她们,遇到好东西会发微信分享,偶尔也会寄过去一些小礼物。我觉得友情还是得嘘寒问暖的关心,不然有了距离真的就淡了。喜欢写信,但是到底还是不现实。

我是这个快餐年代,一个走得很慢的人,看到花开或者美的事物,我会驻足细细欣赏,我喜欢逛菜市场,周末总要去一次,看看最喧嚣,最真实的人间烟火。所以也会偶尔你会在菜市场看到一个拎了很多菜,和人家讨价还价不嫌害臊的姑娘,我很爱我的生活,爱我的亲人,爱我的朋友,爱一切有活力积极的事物。

进入夏天,白天愈发长,尽管困意袭来,还是不想睡觉,觉得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光阴似箭,想要很努力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于是你也会看到在单位的走廊里,有个风风火火奔跑的姑娘,没错,那就是我。

昨晚看书到深夜,困倦不已,但是不忍睡去。因为邂逅了汪曾祺老先生的《人间有味》,就好似暮春之野遇到了一股清泉,喜欢扉页的那句话:总之,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我觉得姑娘们啊,当钱包富裕的时候,不要总惦记那名贵的包包服饰,去旅行一回吧,给自己的灵魂充盈一下,因为生活本身远比你想象的要精彩的多。

4、关于随笔的散文

帮助,只能提供给需要帮助的人,哪怕是亲人,不需要的,硬是去帮助,会增加对方的精神负担,结果常常是费力不讨好的。

有位特别善良的朋友,在其侄子考上大学后,一厢情愿地决定每个月资助500块钱。她觉得这是天经地义,可弟弟和弟妹却直接告诉她,我们靠自己能够供孩子顺利读完大学。

本来,这位朋友心到佛知就行了,可是,她却纠结起来。

她之所以想不通,是因为她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没有想想对方的处境和心态。

其实,对方拒绝她的帮助,至少可以有的理由是,其一,真的是觉得自己可以完成对孩子的供养,不想给姐姐添乱;其二,觉得姐姐的资助是杯水车薪,不想搭人情;其三,也可能是自尊心受不了。

无论是哪一种原因,其不希望得到这个帮助则是真实的,那么,我这位姐姐就不应该为了自己心安而让别人心不安了。

☆☆

不得不承认,我们有很多人很多时候是词不达意的。

这与学养有很大关系。

这么说,不是歧视什么人,是我们必须得承认文化水平不同,修养不同,说话办事的方式和效果是必然相差悬殊的。

只有了解到这个差异,才能减少或不发生误解。

我不止一次地见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非常好的情形,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就以甲、乙分别称呼他们。甲为了乙,简直什么都舍得,可是,在那次乙退休了没等回家休息就让单位返聘回去后,大家聚会上,提起这件事情时,甲却当着众人的面不屑地说:“我看没什么了不得的,只要跟领导整明白了,扫地打水的都能返聘。”

乙在众人异样的神色中,脸立刻热到耳朵根子,当然对乙很生气。

因为了解甲对乙的很多实心实意的好,我以先前的道理劝解,乙思索之后,点头释然。

☆☆☆

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宁肯自己受委屈,也要对别人大方讲究的。

出手大方是大气的人的一个特质,但是大方却也是要有分寸的,如果没有原则地大方,那就跟挥霍差不多了。而且,容易给人造成你的钱来得太容易的错觉。

我很了解的一个朋友,她对自己一直很节俭,可是,对待朋友和亲人却是大方得不像她那个收入水平的人。

有一天,她精心地为几个好朋友买了贵重的礼物,那几个人不但没有被“无功不受禄”这老话启发,而想到做什么回报,却说我那位朋友的钱不是正道儿来的,是灰色收入,不要白不要。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就传到朋友耳朵里来了。

辛辛苦苦挣的钱,自己没舍得花,给朋友花了,却是落得这个结果,她那个伤心啊,别提了。

☆☆☆☆

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都犯过这样一个错误,即,给人做事了,却还把人得罪了。

得罪人,还是因为抱怨。

之所以抱怨,又是因为本来那件事情对方可以自己做,却做不来。而又不忍心在一边干看着不管。

追究到底,是因为得罪人的人嘴辣心甜。

其实,如果认为该管的,就去管,不用牢骚满腹。认为不该管的,就索性当没看见。人各有命,谁也不能强求得到什么或不失去什么。

不能拿自己的尺度去衡量别人,那样没办法衡量。

比如,朋友跟我倾诉说她的后老伴儿在接到一个电话后,没跟她商量就对电话那边许诺说,行,知道了,等一会儿让我媳妇交去。朋友一听是让她去交养老金,就气不打一处来地训斥丈夫一通。我问,那你最后交去没有?她说,能不去交吗?我说,你这不是费力不讨好吗?她还振振有词地反驳我说,那我也得让他知道不能随便使唤人啊。

我没有跟她继续争辩,但我心里却在说,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夫妻之间根本没理可讲,而且,我知道她丈夫肯定遇到事情还会是这样的处理方式的。

☆☆☆☆☆

人不能逞能,尤其是到了一定年岁的,则更要量力而行。

的确,人不能怕老,但是,一定要清楚,不是满不在乎就是不怕老。

老是自然规律,遵循规律,就得承认老和老带来的不便存在,不然,就会受到惩罚。

有一个朋友,年岁很大了,还坚持像年轻小伙一样出去干重体力活儿,谁劝跟谁急。

他执拗坚持的理由是,能动就要帮儿女干。

有一天,他突然摔成了重伤,只能躺在床上。不但没有真正帮成儿女,还得折腾儿女照料。

朋友肠子都悔青了,可是嘛用都没有了。

☆☆☆☆☆☆

穿衣戴帽各好一套,不能强迫别人跟你是一个业余爱好,正如你不可能为了哪个人而放弃自己的业余爱好一样。

尤其是配偶之间,更不能强迫对方什么。

如果大家都一样了,虽然看着很整齐,却不免因为失去丰富性而显得单调枯燥。

正是千差万别,才让生活看起来多姿多彩的。

只要对方的爱好不触犯道德和法律,那么还是信马由缰去好了。

不然,强扭的瓜不甜,结果就会使得扭瓜的和瓜两败俱伤。

5、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