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第七期观后感

格言警句 编辑: http://www.mipianyi.com/

1、朗读者第七期观后感

朗读者第七期观后感(一)

《朗读者》第七集节目中,董卿邀请到“微博女王”姚晨、影视演员李立群、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着名作家王蒙、维和英雄、音乐剧译配程何等嘉宾,一同在朗读中分享那些有关“告别”的人生故事。

姚晨感恩陌生人:求学时曾被收留睡木板

在我们的一生中,要告别的人有太多太多,大部分人印象最深的都是与至亲的告别。但对于姚晨来说,提起“告别”,她首先想到的却是那些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14岁那年,姚晨就独自一人北上来到北京求学。二十多年来,在火车旅途中、在小影楼勤工俭学的过程中、在刚生完孩的那段时光里,姚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遇见与告别,结识了一波又一波陌生人。这些在姚晨生命中短暂出现的面孔到现在都时常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现场姚晨坦言:“我觉得可能没有这些人,我的人生轨迹会被改写,会是另一番景象。”

当年报考北影之前,姚晨曾有一段时间无处可去,好在之前勤工俭学时认识的一位“胖姑娘”收留了她。直到现在,姚晨还记得那个名叫王栋的“胖姑娘”的小屋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远郊小村里,当时一进门,姚晨直接吓了一跳,“我觉得那个房间的宽度可能就这一张沙发这么宽吧,摆了一个木板,下面用一些东西垫起来,就是一张床。”

在那个现在看来甚至“不太适合人居住”的小屋里,姚晨和“胖姑娘”一起挤了一个月,“基本她睡就占了三分之二的床,然后我占了三分之一,趴在墙上睡。”虽然时隔多年,但谈起那段经历姚晨依然记忆犹新。对于这些虽是萍水相逢但却给她过无数温暖的陌生人,姚晨会选择为他们朗读怎样的文字呢?

李立群忆母亲:妈妈影响了我一生的表演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两种告别无可回避,那就是离开故乡和与至亲的生离死别。节目中,着名演员李立群坦言自己之所以常来内地拍戏,就是因为母亲的故乡在北京,那种对故乡的情节对自己影响很深。

而回忆起已故的母亲,身为老戏骨的李立群笑言自己的表演其实很大程度上受了不是演员的母亲的影响。1984年,李立群与赖声川一同成立“表演工作坊”,先后推出了《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这一夜,谁来说相声》以及单口相声《台湾怪谭》,全新相声表演方式在台湾风靡一时。而李立群对于相声的最初启蒙就是来自于母亲,他说:“因为我妈妈说个事,常像是在说相声,生动,准确,哪怕是用错了字,都错得无与伦比。我的相声段子里,内容到表演,有太多无形的她在里面,在里面影响着我的思想,感情和语言。我无法举例,也举不全,因为那往往就是一段即兴的 ‘相声 ’,只可当时意会,无法事后言传。”

当母亲离世时,李立群没有陪伴在她身边。面对主持人董卿问道是否会认为这是一次遗憾的告别,李立群却坦言“不遗憾”。究竟为何这位公认的孝子面对母亲的离世会说出“不遗憾”三个字,他与母亲的告别又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曹文轩:文学风气当庄重,读书应寻文中脉

在《朗读者》这档节目的筹备阶段,制作人董卿便欲邀请作家曹文轩作为节目嘉宾。曹文轩曾经为小说《朗读者》写过一篇序。本周末即将播出的《朗读者》节目第七期,主题词为“告别”。曹文轩参加这一期的录制时,董卿提到了这篇序,并且朗读了其中的选段。

“我一直将庄重的风气看成是文学应当具有的主流风气。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学,应当对此有所把持。倘若不是,而是一味的玩闹,一味的逗乐,甚至公然拿庄重开涮,我以为这样的文学格式是值得怀疑的。我们在流动不止的世俗生活中,已经很少再有庄重的体验。一切看上去都是可笑的,一切都是可以加以戏弄的。中国文学应该引领国民走向雅致,走向风度,走向修养与智慧。”——曹文轩

读书,为了什么?阅读,何以影响人生?该怎样选择读什么书?对此,曹文轩也有他独到的见解。

“天下的书有两种,一种是有文脉的,一种是没有文脉的。山川有它的山脉,人类有血脉,读书就要读有文脉的书。我们今天的很多思想和观念来自于哪里?我们的观念要走向何处?这都和我们文化原点密不可分。”

程何:放弃海外深造 选择成为音乐剧译词人

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的程何在毕业后,放弃去海外深造的机会,选择追逐梦想,成为了一名音乐剧译词人。年仅27岁的程何参与了《妈妈咪呀》《q大道》《狮子王》《音乐之声》《我,堂吉诃德》等多部音乐剧的翻译工作。

王蒙:一生坎坷颠簸,妻子始终陪伴

中国当代作家、学者,文化部原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王蒙先生,着有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等近百部小说。2012年王蒙先生与妻子最后告别,再也无法见面。一生坎坷颠簸,妻子始终陪伴在王蒙先生身边,他会在《朗读者》的舞台上带来怎样的朗读呢?

维和部队:张国强为英雄朗读 情难自已

中国维和部队,一个庄重神圣的名称。无数的维和战士前往危险、贫瘠的地区守护世界的和平。2016年6月1日凌晨,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遭到火箭弹袭击,三级士官申亮亮不幸遇难,年仅29岁,危险时刻发生在他们的身边。维和部队的战士们来到《朗读者》的舞台上将朗读献给他们的兄弟。

他是《士兵突击》里的高城,是《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张迷龙,是《我的兄弟叫顺溜》中的司令员陈大雷,他就是张国强。这次来到《朗读者》,他不是讲述自己的故事,而是为了维和部队战士们朗读。

离家与父母的告别,毕业与老师同学的告别,分手与恋人的告别,转身与陌生人的告别……这是生离;还有亲人、爱人、友人离世的告别,这是诀别。那些你还未说出口的告别,我们在这里倾听。本期主题词“告别”,说一说那些来不及说出的告别吧!

朗读者第七期观后感(二)

真实地告别,

自然地告别,

尊严地告别,

无憾地告别,

无我地告别。

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

告别不是悲伤而是思念,

告别不是遗忘而是转身,

告别不是放弃而是开端,

告别是人生一种常态。

南飞的大雁是对北方严寒的告别,

秋天的落叶是对炎热夏天的告别,

雨季是对干旱的告别,

彩虹是对风雨的告别,

告别无处不在——无地父母之间。

“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海子)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是陆游 和唐琬之间痛彻心扉的告别。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这是杨绛先生平静超然的和这个世界告别,也是诀别。

这一期主题是告别,更有思念,怀念,也有许多的感动,文学 ,有着很深的奥妙,欣赏曹文轩为《朗读者》小说 作的序,他提到的一种文学 精神,什么是真正的文学(以下两段是摘录):

“我喜欢《朗读者》的那份庄重。在看了太多的油里油气、痞里痞气、一点正经没有的中国当下小说之后,我对这部小说的庄重叙述,格外喜欢。这里,只有严肃的主题、严肃的思考与严肃的语言。没有无谓的调侃、轻佻的嬉笑和缺少智慧的所谓诙谐。这是一部典型的德国作品。阅读这样的作品,容不得有半点轻浮的联想,而阅读之后就只有一番肃然起敬。我一直将庄重的风气看成是文学应当具有的主流风气。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学,应当对此有所把持。倘若不是,而是一味的玩闹,一味的逗乐,甚至公然拿庄重开涮,我以为这样的文学格式是值得怀疑的。我们看到,绝大部分经典,其实都是具有宗教文本的风气,而宗教文本不可能不是庄重的文本。《朗读者》此时此刻在中国的再次登场,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当下中国大概是这个世界上一个超级的享乐主义大国,同时又是一个怀疑主义大国。流气在我们周遭的每一寸空气中飘散着。

”一次朋友的聚会,一个会议的召开,我们已经很难再有进入庄重氛围的机遇。甚至是一个本就在应当庄重的场合,也已无法庄重。嬉笑声荡彻在无边的空气中。到处是低级趣味的消化,到处是赤裸裸的段子,人与人的见面无非就是玩笑与没完没了的调侃,说话没正经已经成为了风尚。我们在流动不止的世俗生活中,已经很少再有庄重的体验。一切看上去都是可笑的,一切都是可以加以戏弄的。一个本就没有宗教感的国家,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更加缺乏神圣感。我常在想一个奇幻的小说式的问题:一个人可以成为痞子,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可以成为一个痞子国家与痞子民族吗?在这样的语境中,中国文学不仅没有把持住自己,引领国民走向雅致,走向风度,走向修养与智慧,而是随着每况愈下的世风,步步向下,甚至推波助澜。从某种意义上说,当下如此氛围的形成,中国当下的文学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

朗读者第七期观后感(三)

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

——题记

人的一生,总是在经历“遇见”和“告别”,这是我们成长必经的道路。观看第七期《朗读者》之《告别》,随着董卿的引导,分享了姚晨、曹文轩、王蒙等嘉宾有关“告别”的人生故事,回想自己48年的成长路程,无数次的“告别”成就了自己的成长。

“离家与父母的告别,毕业与老师同学的告别,分手与恋人的告别,转身与陌生人的告别……这是生离。”告别是一种心情,告别也是一种心态。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有着太多太多的告别。1980年,奶奶搬到了老家居住,每个周末是我们全家重逢的时刻,姐弟聚在一起,欢呼雀跃,睡着奶奶早已晾晒的棉被,吃着奶奶烤好的馍干、炸好的燎豆,听着奶奶总也说不完的故事,偶尔还可以到田地里撒个欢,每个周末于我们姐弟而言不亚于过节。然,相聚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周日的告别是那样不忍,奶奶踮着小脚送了一程又一程,“骑车看着路、躲着车”“在学校好生学习、别饿着”……奶奶一边叮咛我们大的,一边还要紧紧地护着小弟,稍一放松,小弟就像脱缰了的野马,边跑边嚷,吵着闹着要跟我们回去,有时走出村子好远,耳边还回荡着小弟的哭声。面对告别,我想说:如果有个大house,我们再也不分离。

2013年,单位决定对基层劳资员、材料员进行岗位交流,不得不与供事了23年之久的青稞告别。那段时间,她每天忙碌着收拾物品、整理资料、进行交接,我则默默地观望、静静地守护,没有挽留、没有劝说,更多的是遥祝和不舍。在告别前两天,听说此事的老妈在电话中与青稞聊了很久,那情形比我还不舍,那是因为在家人心里,早已把青稞视为我生活中的姐妹、工作中的伙伴、情感中的知己。那次告别,非但没有疏离我们的感情,反倒促进了我们的工作,我俩由原来的合作关系转变为现在的同行,工作上越来越多的交集让我们相互促进、相互激励,用同事的话说“岗位调整让基层宣传报道盛开姊妹花”。面对告别,我想说:让我们永远记住彼此,并怀着骄傲,相互注视。

2016年,儿子高中毕业考入天津大学,此时的我更能体会到奶奶当时踮着小脚与我们告别的滋味。开学之初,我和老公、小妹送儿子入学,报名、办卡、领钥匙、看宿舍、参加家长会……办完各种事宜已近傍晚,儿子一个劲地催促我们趁天亮赶紧返回,不知第一次离家独处的儿子面对告别心情如何。春节过后,儿子返校,我和老公送至小区门口,本想陪儿子多说会儿话,不料儿子一个劲地催我们回去,面对告别,我眼睛湿润了。看着儿子拉着行李箱渐行渐远的背影 ,我想起龙应台《目送》中的话:我慢慢、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 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面对告别, 我看到了儿子的成熟和成长。

“亲人、爱人、友人离世的告别,这是诀别。”生是偶然,死是必然,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面对与至亲的生死离别。清明时节,让我想起离我而去的奶奶、婆婆。同事常说我是个女汉子,遇到再大的事情很少见我流眼泪,我也觉得自己心硬、近乎冷血,可面对与至亲的生离死别,我才知道自己是个泪点特别低的小女人。2010年的农历10月15日,最爱我的奶奶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永远记得那场大雪,雪花那样大、天气那样冷,当我听到奶奶去世的消息后,我泣不成声,在赶回老家的公共汽车上,我的抽泣不时引来乘客异样的眼光,奶奶出殡时,我更是嚎啕大哭。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姐弟四人从小到大属我最让奶奶操心,面对告别,奶奶再不会回头与招呼,再不出声音,温柔的与慈祥的。

2015年7月12日,丈夫失去了最爱的妈妈、我的婆婆,那段时间,丈夫面容消瘦、白了头发,常念叨婆婆没给儿子尽孝的机会,别人家为给老人治病外债高筑,而我的婆婆,在住院四天时间内便撒手人寰。娘没了,家便没了,婆婆的去世,让昔日的大家庭失去了温暖和亲情,就()连俩孩子(儿子和小侄女)相聚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节目当中,曹文轩与父亲的告别让我再次想起我的婆婆,丈夫与婆婆的告别又何尝不是心中最大的遗憾呢?!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是痛苦也是希望,一家人好好活着也算是对婆婆最好的告慰。

南飞的大雁告别北方的寒冷是为了生存;秋天的落叶告别炎热夏天是为了孕育;雨季告别干旱是为了生机;凤凰涅?也是一种告别,那是为了重生……“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每一次告别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或激情感人,或凄美动人,或惊心动魄。告别不是遗忘、不是流逝,更不是放弃,而是转身,是为了更好的开始!面对告别的最好态度就是好好告别!

2、朗读者第七期主题词、开场白、卷首语

朗读者第七期主题词、开场白、卷首语

《朗读者》第七期主题词——告别

卷首语

告别是一种心情,告别也是一种决定。

南飞的大雁是对北方寒冷的告别;

秋天的落叶是对炎热夏的告别;

雨季是对干旱的告别;

彩虹是对风雨的告别;

山重水复后的柳暗花明是对迷失的告别;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豪迈的告别;

每一次的告别,都有一个故事,或激情燃烧,或凄美动人,或惊心动魄。

告别不是遗忘,而是转身,告别不是放弃,而是开始!

开场白

海子说:“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同向成长的苦行之路”。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是陆游和唐琬之间痛彻心扉的告别。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这是杨绛先生平静超然的和这个世界告别。

在这期节目当中,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作家曹文轩,他向我们娓娓道来和故乡和父亲的告别。也让我们仿佛明白了一个道理“文学写了上百年上千年,其实作的就是一篇文章:生离死别”。

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是苦痛也是希望。

面对告别,最好的态度就是好好告别!

3、第七封印观后感

第七封印观后感

有人说如果让他选择一部电影在临死之前看,那他一定会选择《第七封印》。这部片子被封为“男人必看十部电影”的压轴之作,在我看来,应该是所有会思考的人都应该看的一部电影,虽然我也不太懂。

对于中世纪的欧洲,我总是感觉很神秘,无论是哲学史上的经院哲学,还是福柯所说的“愚人船”,还有“十字军东征”,和那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瘟疫,总让我产生扑朔迷离的感觉。

《第七封印》的故事就是从两个从十字军东征的战场回来的战士在路上的遭遇开始的。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瘟疫,整个欧洲都笼罩在死亡的阴影里面,人们相信那就是世界末日,一切都是荒谬的,一切都将消逝,两个骑士一路所见的都是死亡的废墟,人们在绝望中放荡、呻吟,死神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你的后面把你带走。

布洛克,一个一直在思考的不屈的斗士。面对着信仰的虚无,死神的到来,他在精神上很坦然,但他终究明白上帝已死,“信仰真是一种刑罚,就像你爱一个人,而那个人总躲在暗处,任你怎么叫唤,他就是不出来。”自己已经没有再为了信仰而死去的义务,他不是亚伯拉罕,不会轻易地献出以撒。所以他提出要跟死神下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利用这最后的时间来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最后他是做到了,让纯洁无暇的人逃避死神的魔掌,证明了人性至少还没死。

而延斯,布洛克的同行,则是完全的玩世不恭,面对这信仰的死去,灵魂的虚无已经死神的逼近,他把自己放到自己营造的氛围当中去,为自己做一个不愿醒来的梦。他不断地唱歌,面对着死亡,他表现地不在乎,他深知世界本来就是荒谬的,人也应该活在荒谬里。“人们正在风传着的一些凶兆和异象,似乎都有些可怕:两匹马在夜里互相吞噬;教堂墓地的坟墓被掘开,死尸的骨骸撤满地;还有天上出现的四个太阳……”对于延斯来说,上帝死了,关我鸟事?

而道貌岸然的神父,在最后却沦为了盗窃死人财物的贼,最后在身染瘟疫的痛苦折磨中死去。亲人尽丧的姑娘,()则在受尽折磨后面对着死神说出了她唯一的一句话:“it is finished!”的确,“居生不乐,不如早去”,活着这样的环境下还不如早点死去,死成为了她的解脱。对于那个被诬陷为“巫婆”的女孩来说,她的死却成为了罪证,她的眼睛充满了恐惧,但终究不能逃避成为人类无知的牺牲品的结局。

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人性毕竟还存在着一丝丝的阳光。约瑟夫和他妻子米亚以及那一岁的儿子,他们的生活还是那么的虔诚,上帝已经永远地活在他们的心中,他见见到圣母玛利亚,他们夫妻热爱生命,歌颂春天,他们的灵魂永远都没有黑暗的角落,永远都不会感到恐惧,那是生命最本质的真是,这也让布洛克知道了人性还有阳光的所在,并最终帮助他们穿过森林,穿过阴霾而到达彼岸,在上帝的指引下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第七封印》拍摄于1956年,转眼间将半个世纪的时间过去了,人们陶醉在所谓的科学的突飞猛进的同时,也越来越丧失了自己的信仰,而除了理性的潮流杀死上帝外,人们的麻木和丧失童真也让自己的灵魂永远到达不了救赎的彼岸。而电影让我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刻,知道了所有人都是无力的,只有保持灵魂的本真,才有可能在春天的阳光里享受圣母的微笑。

4、朗读者第七期文章内容

朗读者第七期文章内容

文章:鲁迅《阿长与<山海经>》

朗读者:姚晨

长妈妈,已经说过,是一个一向带领着我的女工,说得阔气一点,就是我的保姆。我的母亲和许多别的人都这样称呼她,似乎略带些客气的意思。只有祖母叫她阿长。我平时叫她“阿妈”,连“长”字也不带;但到憎恶她的时候,——例如知道了谋死我那隐鼠的却是她的时候,就叫她阿长。

我们那里没有姓长的;她生得黄胖而矮,“长”也不是形容词。又不是她的名字,记得她自己说过,她的名字是叫作什么姑娘的。什么姑娘,我现在已经忘却了,总之不是长姑娘;也终于不知道她姓什么。记得她也曾告诉过我这个名称的来历:先前的先前,我家有一个女工,身材生得很高大,这就是真阿长。后来她回去了,我那什么姑娘才来补她的缺,然而大家因为叫惯了,没有再改口,于是她从此也就成为长妈妈了。

虽然背地里说人长短不是好事情,但倘使要我说句真心话,我可只得说:我实在不大佩服她。最讨厌的是常喜欢切切察察,向人们低声絮说些什么事。还竖起第二个手指,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我的家里一有些小风波,不知怎的我总疑心和这“切切察察”有些关系。又不许我走动,拔一株草,翻一块石头,就说我顽皮,要告诉我的母亲去了。一到夏天,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久睡在一角的席子上,又已经烤得那么热。推她呢,不动;叫她呢,也不闻。

“长妈妈生得那么胖,一定很怕热罢?晚上的睡相,怕不见得很好罢?……”

母亲听到我多回诉苦之后,曾经这样地问过她。我也知道这意思是要她多给我一些空席。她不开口。但到夜里,我热得醒来的时候,却仍然看见满床摆着一个“大”字,一条臂膊还搁在我的颈子上。我想,这实在是无法可想了。

但是她懂得许多规矩;这些规矩,也大概是我所不耐烦的。一年中最高兴的时节,自然要数除夕了。辞岁之后,从长辈得到压岁钱,红纸包着,放在枕边,只要过一宵,便可以随意使用。睡在枕上,看着红包,想到明天买来的小鼓、刀枪、泥人、糖菩萨……。然而她进来,又将一个福橘放在床头了。

“哥儿,你牢牢记住!”她极其郑重地说。“明天是正月初一,清早一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得对我说:‘阿妈,恭喜恭喜!’记得么?你要记着,这是一年的运气的事情。不许说别的话!说过之后,还得吃一点福橘。”她又拿起那橘子来在我的眼前摇了两摇,“那么,一年到头,顺顺流流……。”

梦里也记得元旦的,第二天醒得特别早,一醒,就要坐起来。她却立刻伸出臂膊,一把将我按住。我惊异地看她时,只见她惶急地看着我。

她又有所要求似的,摇着我的肩。我忽而记得了——

“阿妈,恭喜……。”

“恭喜恭喜!大家恭喜!真聪明!恭喜恭喜!”她于是十分欢喜似的,笑将起来,同时将一点冰冷的东西,塞在我的嘴里。我大吃一惊之后,也就忽而记得,这就是所谓福橘,元旦辟头的磨难,总算已经受完,可以下床玩耍去了。

她教给我的道理还很多,例如说人死了,不该说死掉,必须说“老掉了”;死了人,生了孩子的屋子里,不应该走进去;饭粒落在地上,必须拣起来,最好是吃下去;晒裤子用的竹竿底下,是万不可钻过去的……。此外,现在大抵忘却了,只有元旦的古怪仪式记得最清楚。总之:都是些烦琐之至,至今想起来还觉得非常麻烦的事情。

然而我有一时也对她发生过空前的敬意。她常常对我讲“长毛”。她之所谓“长毛”者,不但洪秀全军,似乎连后来一切土匪强盗都在内,但除却革命党,因为那时还没有。她说得长毛非常可怕,他们的话就听不懂。她说先前长毛进城的时候,我家全都逃到海边去了,只留一个门房和年老的煮饭老妈子看家。后来长毛果然进门来了,那老妈子便叫他们“大王”,——据说对长毛就应该这样叫,——诉说自己的饥饿。长毛笑道:“那么,这东西就给你吃了罢!”将一个圆圆的东西掷了过来,还带着一条小辫子,正是那门房的头。煮饭老妈子从此就骇破了胆,后来一提起,还是立刻面如土色,自己轻轻地拍着胸埔道:“阿呀,骇死我了,骇死我了……。”

我那时似乎倒并不怕,因为我觉得这些事和我毫不相干的,我不是一个门房。但她大概也即觉到了,说道:“象你似的小孩子,长毛也要掳的,掳去做小长毛。还有好看的姑娘,也要掳。”

“那么,你是不要紧的。”我以为她一定最安全了,既不做门房,又不是小孩子,也生得不好看,况且颈子上还有许多炙疮疤。

“那里的话?!”她严肃地说。“我们就没有用处?我们也要被掳去。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

这实在是出于我意想之外的,不能不惊异。我一向只以为她满肚子是麻烦的礼节罢了,却不料她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从此对于她就有了特别的敬意,似乎实在深不可测;夜间的伸开手脚,占领全床,那当然是情有可原的了,倒应该我退让。

这种敬意,虽然也逐渐淡薄起来,但完全消失,大概是在知道她谋害了我的隐鼠之后。那时就极严重地诘问,而且当面叫她阿长。我想我又不真做小长毛,不去攻城,也不放炮,更不怕炮炸,我惧惮她什么呢!

但当我哀悼隐鼠,给它复仇的时候,一面又在渴慕着绘图的《山海经》了。这渴慕是从一个远房的叔祖惹起来的。他是一个胖胖的,和蔼的老人,爱种一点花木,如珠兰、茉莉之类,还有极其少见的,据说从北边带回去的马缨花。他的太太却正相反,什么也莫名其妙,曾将晒衣服的竹竿搁在珠兰的枝条上,枝折了,还要愤愤地咒骂道:“死尸!”这老人是个寂寞者,因为无人可谈,就很爱和孩子们往来,有时简直称我们为“小友”。在我们聚族而居的宅子里,只有他书多,而且特别。制艺和试帖诗,自然也是有的;但我却只在他的书斋里,看见过陆玑的《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还有许多名目很生的书籍。我那时最爱看的是《花镜》,上面有许多图。他说给我听,曾经有过一部绘图的《山海经》,画着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可惜现在不知道放在那里了。

很愿意看看这样的图画,但不好意思力逼他去寻找,他是很疏懒的。问别人呢,谁也不肯真实地回答我。压岁钱还有几百文,买罢,又没有好机会。有书买的大街离我家远得很,我一年中只能在正月间去玩一趟,那时候,两家书店都紧紧地关着门。

玩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的,但一坐下,我就记得绘图的《山海经》。

大概是太过于念念不忘了,连阿长也来问《山海经》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我向来没有和她说过的,我知道她并非学者,说了也无益;但既然来问,也就都对她说了。

过了十多天,或者一个月罢,我还记得,是她告假回家以后的四五天,她穿着新的蓝布衫回来了,一见面,就将一包书递给我,高兴地说道:——“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

我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赶紧去接过来,打开纸包,是四本小小的书,略略一翻,人面的兽,九头的蛇,……果然都在内。

又使我发生新的敬意了,别人不肯做,或不能做的事,她却能够做成功。她确有伟大的神力。谋害隐鼠的怨恨,从此完全消灭了。

这四本书,乃是我最初得到,最为心爱的宝书。

书的模样,到现在还在眼前。可是从还在眼前的模样来说,却是一部刻印都十分粗拙的本子。纸张很黄;图象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但那是我最为心爱的宝书,看起来,确是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没有头而“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还要“执干戚而舞”的刑天。

此后我就更其搜集绘图的书,于是有了石印的《尔雅音图》和《毛诗品物图考》,又有了《点石斋丛画》和《诗画舫》。《山海经》也另买了一部石印的,每卷都有图赞,绿色的画,字是红的,比那木刻的精致得多了。这一部直到前年还在,是缩印的郝懿行疏。木刻的却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失掉了。

我的保姆,长妈妈即阿长,辞了这人世,大概也有了三十年了罢。我终于不知道她的姓名,她的经历;仅知道有一个过继的儿子,她大约是青年守寡的孤孀。

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文章: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朗读者:程何

游侠其实要到世界最偏远的地方去,闯入最困难的迷津,争取做到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在草木稀少的地方顶着酷夏的炎炎烈日,在冰天雪地的严冬冒着凛冽的寒冷;狮子吓不住他们,在魑魅魍魉面前他们也无所畏惧,而是寻找他们,向它们进攻,战胜它们,这才是游侠骑士真正重要的职责。

如果这个世界本身已经足够荒唐,那到底什么才能算是疯狂?也许太过于实际就是疯狂。寻找着珍宝,可周围却只有垃圾。太过清醒也许正是疯狂。但是最疯狂的,莫过于接受现实,而不去想这世界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文章:《不会成真的梦》

朗读者:刘阳

追梦,不会成真的梦,

忍受,不堪承受的痛;

挑战,不可战胜的敌手,

跋涉,无人敢行的路。

改变,不容撼动的错,

仰慕,神圣高洁的心;

远征,不惧伤痛与疲惫,

去摘,遥不可及的星!

敢以此生,

求索那颗星,

管它征途遥远,

道路多险峻。

为正义而战,

何需踌躇不定,

哪怕烧灼在地狱火中,

也自阔步前行!

我若能,

为这光辉使命,穷尽一生追寻,

多年后,

待到长眠时分,我心亦能安宁。

而人间,

由此不同往昔

纵然我,

终将疲倦无力

仍要用伤痕累累的双手,

去摘,

遥不可及的星!

文章:曹文轩《草房子》

朗读者:曹文轩

桑乔带着桑桑住进了县城一家小旅馆。桑桑已经没有和父亲合用一床被子睡觉的记忆了,或者说,这种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桑桑借着灯光,看到了父亲的一双大脚。他觉得父亲的大脚很好看,就想自己长大了,一双脚肯定也会像父亲的大脚一样很好看。但,就在他想到自己长大时,不知为什么鼻头酸了一下,眼泪下来了。

第二天,父亲带着桑桑回到家了。路过邱二妈家门口时,邱二妈问:“校长,桑桑得的什么病?”

桑乔竟然克制不住地喉咙里呜咽起来。

一个月后,桑桑的脖子上的肿块开始变软并开始消退。

就在桑桑临近考初中之前,他脖子上的肿块居然奇迹般地消失了。

这天早晨,桑乔手托猎枪,朝天空扣动了扳机。

桑乔在打了七枪之后,把猎枪交给了桑桑:“再打七枪!”

桑桑抓起那支发烫的猎枪。在父亲的帮助下,讲枪口高高地对着天空。

当十四声枪响之后,桑桑看着天空飘起的那一片淡蓝的硝烟,放声大哭起来,桑桑虽然没有死,但桑桑觉得他已死过一回了。

桑乔因为工作出色,已被任命到县城边上一所中学任校长。桑桑以及桑桑的家,又要随着父亲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桑桑望着这一幢一幢草房子,泪水朦胧之中,他们连城了一大片金色。

鸽子们似乎知道了它们的主人将于明天一早丢下它们永远地离开,而在空中盘旋不止。最后,他们收尾相衔,仿佛组成了一只巨大的白色花环,围绕着桑桑忽高忽低地旋转着。

一九六二年八月的这个上午,油麻地的许多大人和小孩,都看到了空中那只巨大的旋转着的白色花环……

文章:老舍《我的理想家庭》

朗读者:李立群

(选自《老舍散文》)

我的理想家庭要有七间小平房:一间是客厅,古玩字画全非必要,只要几把很舒服宽松的椅子,一二小桌。一间书房,书籍不少,不管什么头版与古本,而都是我所爱读的;一张书桌,桌面是中国漆的,放上热茶杯不至烫成个圆白印;文具不讲究,可是都很好用;桌上老有一两枝鲜花,插在小瓶里。两间卧室,我独居一间,没有臭虫,而有一张极大极软的床。在这个床上,横睡直睡都可以,不论咋睡都一躺下就舒服合适,好象陷在棉花堆里,一点也不碰硬骨头。还有一间,是预备给客人住的。此外是一间厨房,一个厕所,没有下房,因为根本不预备用仆人。家中不要电话,不要播音机,不要留声机,不要麻将牌,不要风扇,不要保险柜。缺乏的东西本来很多,不过这几项是故意不要的,有人白送给我也不要。

院子必须很大,靠墙有几株小果木树。除了一块长方的土地,平坦无草,足够打开太极拳的。其他的地方就都种着花草——没有一种珍贵费事的,只求昌茂多花。屋中至少有一只花猫,院中至少也有一两盆金鱼;小树上悬着小笼,二三绿帼帼随意地鸣着。

这就该说到人了。屋子不多,又不要仆人,人口自然不能很多:一妻和一儿一女就正合适。先生管擦地板与玻璃,打扫院子,收拾花木,给鱼换水,给帼帼一两块绿黄瓜或几个毛豆;并管上街送信买书等事宜。太太管做饭,女儿任助手——顶好是十二三岁,不准小也不准大,老是十二三岁。儿子顶好是三岁,既会讲话,又胖胖的会淘气。母女做饭之外,就做点针线,看小弟弟。大件衣服拿到外边去洗,小件的随时自己涮一涮。

这一家子人,因为吃的简单干净,而一天到晚不闲着,所以身体都很不坏。因为身体好,所以没有肝火,大家都不爱闹脾气。除了为小猫上房,金鱼甩子等事着急之外,谁也不急叱白脸的。

大家的相貌也都很体面,不令人望而生厌。衣服可并不讲究,都做的很结实朴素;永远不穿又臭又硬的皮鞋。男的很体面,可不露电影明星气;女的很健美,可不红唇鬈毛,鼻子朝着天。孩子们都不卷着舌头说话,淘气而不讨厌。

这个家庭顶好是在北平,其次是成都或青岛,至坏也得在苏州。无论怎样吧,反正必须在中国,因为中国是顶文明平安的国家;理想的家庭必须在理想的国家内也。

文章:西蒙诺夫《等着我吧》

朗读者:张国强、维和部队战士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

只是你要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阴雨

勾起你忧伤满怀

等到大雪纷飞

等到酷暑难耐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往昔的一切

一股脑儿抛开

等到遥远的家乡

不再有家书传来

等到一起等待的人

心灰意懒——都已倦怠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

不要祝福那些人平安——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

算了吧

等下去也是枉然

纵然爱子和慈母认为

我已不在人间

纵然朋友们等得厌倦

在炉火旁围着

啜饮苦酒把亡魂追念

你可要等下去

千万不要同他们一起忙着举起酒盏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

死神一次次被我挫败

就让那不曾等待我的人

说我侥幸——感到意外

那些没有等下去的人不会理解

亏了你的苦苦等待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是你把我从死神手中拯救出来

我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只有你和我两人明白

只因为同别人不一样

你善于苦苦等待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文章:王蒙《明年我将衰老》

朗读者:王蒙

仍然是在蓝天与白云之下,是在风雨阴晴之中,是在浪花拱动下,沐浴着阳光与雾气,沐浴着海洋的潮汐与波涌、洁净与污秽,向往着那边,这边,旁边,忍受着海蜇与蚊虫,接受着为了大业而施予的年益扩大的交通管制,环顾着挺立的松柏、盘错的丁香、不遗余力的街头花卉、鸣蝉的白杨、栖鸟的梧桐、大朵的扶桑、想像中盛开一回的高山天女木兰和一大片无际的荷莲。如果不是横在头上的高压线,那莲湖就是天堂佛国极乐。去年你在那里留了影,仍然丰匀而且健康,沉着中有些微的忧愁与比忧愁更强大的忍耐与平顺。

你和我一起,走到哪里,你的床我的床边,你的枕我的枕旁,你的声音我的耳际,你的温良我的一切方向。你的目光护佑着我游水,我仍然是一条笨鱼,一块木片,一只傻游的鳖。我有这一面,小时候羡慕了游泳,就游它一辈子,走到哪里都带上泳帽、泳裤、泳镜。一米之后就是两米,十米以后是二十米,然后一百米,二百米,仍然有拙笨的与缓慢的一千,我还活着,我还游着,我还想着,我还动着。活着就是生命的满涨,就是举帆,就是划桨,就是热度与挤拥,就是乘风破浪,四肢的配合与梦里的远航,还能拳击,膨膨膨,摇晃了一下,站得仍然笔直。哪怕紧接着是核磁共振的噪音,是叮叮、璞璞、当当、哒哒、咣咣、哧哧、得得、嘟嘟、嘻嘻、乒乒、乓乓、刷刷刷。是静脉上安装一个龙头,从龙头里不断滴注显像液体。是老与病的困扰,是我所致敬致哀致以沉默无语的医疗药剂科学。是或有的远方。一事无成两鬓白,多事有成两鬓照样不那么黑了,所差几何?必分轩轾。

然而我坚信我还活着,心在跳,只要没走就还活着,好()好活着,只要过了地狱就是天国,只要过了分别就是相会,从前在一起,后来在一起,以后还是在一起。我仍然获得了蓬蓬勃勃的夏天,风、阳光、浓荫、暴雨、皮肤、沙、沫、潮与肌肉,胆固醇因曝光向维d演变,与咱们从前一样。而且因为你的不在而得到关心与同情,天地不仁,便更加无劳哭泣。过去是因为你的善待而得到友好,在与不在,你都在好好对待朋友。对待浅海滨。我去了三次,我喜欢踩上木栈道的感觉,也许光着脚丫子踩沙滩更好。去年与你同去的,沙砾,风,海鸥,傍晚,我期待月出,我期待,更加期待繁星。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从前在家乡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这是巴金散文《繁星》里的文句,我会背诵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不止一个编辑给改成冰心新诗《繁星》(与《春水》),七十年前,我的国语(不叫语文)课本里有巴金的此文。

然而难得在海滨的夏天见到星月。云与雾,汽与灯光、霓虹、舰船上的照明,可能还有太多的游客与汽车使我一次次失望了。我许诺秋天再来,我没能来,我仍然忙碌着,根本不须要等待高潮的到来。有生活就有我的希望与热烈,就有我尚未履行的对于秋涛星月的约定。在秋与冬春,我与渤海互相想念。

你许诺了那瓶二锅头酒,你病中特意上山赠送给了老人家,我们素不相识。你在山野留下了友谊,你在山峰留下了酒香,你在朋友心里留下了永远的好意。

5、猜你喜欢: